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亚太真人注册_亚洲博狗_亚洲线上赌博 > 小锣一击 >

【说书唱戏】京剧十老安刘(马连良)(九)

发布时间:2018-12-06 23:39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承继中华民族优良保守文化,制造说唱艺术精品汇聚网站

  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十老安刘》(马连良)(九)

  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十老安刘》(马连良)(九)

  田子春:(西皮散板)猛然一计想在心。

  陈平:(白)请坐。

  (陈平、田子春同归座。)

  田子春:(白)无有宗卷,我也不归去了。

  陈平:(白)你不归去,住在哪里啊?

  田子春:(白)我就住在你府中。

  陈平:(白)国太晓得,多有未便。

  田子春:(白)国太晓得,我就说是你请我来的!

  陈平:(白)你是犯了老汉的夜了哇。

  田子春:(白)呀呀呸!

  (田子春站起。)

  田子春:(白)只要初犯夜、误犯夜,哪有点起灯笼火炬叫人犯夜的事理!

  陈平:(白)这个!好,好,好,请至书房。

  田子春:(白)恰是:

  (念)根深哪怕暴风摆,

  陈平:(念)预备棺木将你埋。

  田子春:(白)你要埋哪一个?

  陈平:(白)我要埋你!

  田子春:(白)呀呸!

  (大锣五击头。)

  田子春:(白)限你三天有了宗卷便罢,若无宗卷,定将你全家诛戮。这是你叫我犯的好夜!

  (大锣五击头。田子春下。家院暗上。)

  陈平:(白)呵呵!老汉仿佛犯了他的夜了。哎呀,这……

  (陈平想。)

  陈平:(白)至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  家院过来,拿我名帖,请张苍大人夤夜过府饮宴,不得有误!

  家院:(白)是。

  (小锣下场。陈平下。家院自上场门下。)

  张苍:(内白)家院,掌灯啊!

  (家院内允。小锣抽头。家院提灯引张苍同上,家院站大边。)

  张苍:(西皮流水板)正在府中愁难解,陈平有帖请我来。

  (白)下官张苍。陈平老儿请我过府饮宴,我二人虽然是一殿为臣,并无有什么交往哪。哦,是了。想是今早在宫门言语获咎与我,请我过府,他与我陪个礼儿。

  (小锣一击。张苍窃笑。)

  张苍:(白)哎呀呀!老相呀!你喏大年纪,哪个还来怪你!事已至此,只得一往。

  家院:(白)有。

  张苍:(白)掌灯啊!

  (西皮摇板)家院掌灯把路引,

  相见陈平饮杯巡。

  (小锣抽头。张苍、家院同下。)

  (小锣抽头。陈平持书上。)

  陈平:(西皮流水板)背地只把国太怪,火焚宗卷理不应。

  将身且坐二堂外,等待张苍到此来。

  (陈平坐大边跨桌头,看书。)

  张苍:(内白)掌灯!

  (小锣抽头。家院提灯引张苍同上,同走小圆场。)

  张苍:(西皮流水板)心中只把国太恨,宗卷不应用火焚!

  家院与我把路引,不觉来到相府的门。

  家院:(白)已到相府。

  张苍:(白)你在此少等,你老爷畅饮几杯就走!

  家院:(白)老爷,老爷,你酒要少饮哪!

  张苍:(白)晓得。

  (小锣凤点头。家院坐小边台口,打盹睡。)

  张苍:(西皮摇板)张苍撩衣进府门,

  (张苍撩衣进门,两望,见陈平喝酒。)

  张苍:(白)啊?

  (西皮摇板)里面为何冷僻清?站立二堂用目睁,

  只见陈平饮杯巡。

  (白)哎呀,且住!陈平老儿请我过府,他为安在那里自斟自饮?啊、啊是了,想是他等我不及,独饮几杯也是有之。有了,我不免痰嗽一声,他必然下位驱逐与我。就是这个主见!

  (张苍抬左手,捂口,痰嗽。)

  张苍:(白)嗯哼!

  (陈平碰杯欲饮,闻声放杯,离位。)

  陈平:(白)啊!

  (小锣凤点头。)

  张苍:(白)他听见了,下位来了!

  陈平:(西皮流水板)正在府中把宴摆,府外来了张御台。

  走上前来忙下拜,

  (陈平边唱边跪大边台口。)

  张苍:(白)哎呀!老相爷,不敢当!

  (张苍跪。)

  陈平:(西皮流水板)过往神灵听畅怀:

  我如有心向国太,老天与我降祸灾。

  叩罢头来抽身起,我看张苍怎起来。

  (白)酒兴不足,再饮几杯。

  (陈平归座喝酒。小锣一击。张苍向后仰身一怔。)

  张苍:(白)喝喝!

  (小锣一击。张苍站起。)

  张苍:(白)我道他下位驱逐与我,本来他对天表他是炎汉的忠良。你是炎汉忠良,莫非我张苍就不是炎汉的忠良吗?你表,我也表,要表都来表上一表!

  (张苍右手食指嗅鼻。)

  张苍:(西皮流水板)双膝跪在地尘埃,过往神灵听畅怀:

  我如有心向着吕,老天与我降祸灾。

  叩罢头来抽身起,

  (张苍边唱边站起,进厅门。)

  张苍:(西皮流水板)问声相爷可安泰?

  (张苍见陈平喝酒。)

  张苍:(白)老相爷!

  (陈平放杯站起,迫近张苍。)

  陈平:(白)啊,张大人,夤夜过府,敢是查看老汉的弊病不成?啊?

  张苍:(白)啊!慢来,慢来!你是拿帖请我来的,何言弊病二字啊?

  (陈平假楞,装笑。)

  陈平:(白)哎呀呀!不是张大人提起,我倒忘怀了。

  张苍:(白)有如许请客的吗?

  陈平:(白)我备酒不及,来来来!

  (陈平回身拿酒杯。)

  陈平:(白)这有半杯残酒,你替我饮了吧!

  (陈平将酒泼在张苍脸上。张苍用手拭面。冲头,叫头。)

  张苍:(白)老相爷,这斗酒饮不饮,不值紧要,为何将酒泼鄙人官的脸上?

  陈平:(白)我这酒乃是我炎汉忠良吃的。

  张苍:(白)你是炎汉忠良,莫非我张苍就不是炎汉忠良吗?

  陈平:(白)好,我来问你,你官居何职?

  张苍:(白)西台御史。

  陈平:(白)掌管何物?

  张苍:(白)皇家的宗卷。

  陈平:(白)好,拿来!

  (陈平伸手向张苍索卷。)

  张苍:(白)要什么?

  陈平:(白)宗卷哪!

  张苍:(白)哎呀!老相爷,宗卷在宫中被国太用火焚化,仍是老相爷你保的本哪!

  陈平:(白)呀呀呸!

  (五击头。)

  陈平:(白)我限你三天,有了皇家宗卷便罢,若无宗卷,定将你全家诛戮!

  (撕边一击。张苍惊恐哆嗦,垂头,左手挡脸。)

  陈平:(白)哎呀!

  (西皮小导板)听一言吓得我魂飞不定。

  陈平:(白)哦!

  (大锣一击。)

  陈平:(白)你来此什么地点?

  张苍:(白)堂堂相府。

  陈平:(白)既知相府,如许大惊小怪,家院与我轰!

  (冲头。陈平、张苍同往外翻着走,归里边。)

  陈平:(白)与我赶!

  (冲头。陈平、张苍同往外翻着走,归原位。)

  陈平:(白)赶了出去!

  (行弦。陈平暗下,张苍翻双水袖抖髯。)

  张苍:(白)哎呀!

  (西皮散板)黑洞洞摸出了这相府的门。

  (张苍向小边摸着出门。行弦。)

  张苍:(白)家院,起来走啊,家院!

  (家院不允,张苍手拍家院三下。三击锣。家院起,右手执灯。张苍右手翻水袖,左手搭家院左膀,推磨;家院进门,下。张苍站小边台口,面冲下场门,右手翻水袖,左手撩袍站住。冲头。张苍向里挖着走到台中,右手反折水袖。)

  张苍:(叫头)且住!

  (白)陈平老儿请我过府饮宴,哪里是过府饮宴,他限我三天有了宗卷便罢,若无宗卷,要将我全家诛戮!

  (叫头)咳——

  (大锣五击头。)

  张苍:(白)不免拜谢老王爵禄之恩,寻个自尽了吧!

  (西皮散板)张苍撩袍跪埃尘,

  (张苍下跪。)

  张苍:(西皮散板)拜谢我主爵禄恩。

  (大锣凤点头。张苍起立,右手从正场桌褡下拿刀。)

  张苍:(西皮散板)一把钢刀项上刎,

  (张苍左手摸刀刃,右手转刀,扔刀。乱锤。张苍向左回身,扬左手水袖,抬右腿,站住,右手指刀。)

  作者:平话唱戏 分类:京剧 浏览:189 评论:0

  上一篇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十老安刘》(马连良)(八)

  下一篇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十老安刘》(马连良)(十)

  您可能还会喜好:

  2018年03月21日

  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青霞丹雪》(二)

  2017年11月10日

  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汉忠烈》【四本】(一)

  2018年10月02日

  【平话唱戏】评书《三侠五义》(石玉昆)(一O一)

  2017年03月30日

  【平话唱戏】风俗小曲《白雪遗音》(清•华广生)(十七)

  2018年01月10日

  【平话唱戏】京剧《赤壁鏖兵》【七本】(一名:《火烧战船》)(一)

  版权声明:除出格说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平话唱戏所有,转载请说明出处。

  本文来自于

  ◎接待参与会商,请在这里颁发您的见地、交换您的概念。
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